当前位置:cwgl.cn情感谁是我的小王子(青夜读|你是我的小王子吗)
谁是我的小王子(青夜读|你是我的小王子吗)
2022-11-16

小王子

Friday,May 18

2018

当我孤独当着自己星球上的小王子,我只有看着日落找着存在感,四十四次日落,四十四次悲伤,生活百无聊赖。当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玫瑰花,我就是你的小王子,我为你遮风挡雨,驱赶野兽,相信你的花言巧语,却没有看清你花招背后的温情。

当我难以忍受打算离开这里继续做自己的小王子,玫瑰花告诉我:“我爱你”。我才幡然醒悟,我对你的不舍,以及无法拥有的退路。

小王子仿佛对这一问题默默思索了很久,得出了结果一样,他突然直截了当地问我:

“羊要是吃灌木,也会吃花的了?”

“羊见什么吃什么。”

“连带刺的花也吃吗?”

“对,带刺的花也吃!”

“那么花的刺有什么用呢?”

这我可不知道。我正忙着,心里很着急。

“那么花的刺有什么用呢?”

小王子一旦提出问题,从来都不肯罢休的。我心头火起,于是胡乱回答:

“刺嘛,什么用都没有,纯属花儿在捣乱罢了!”

“噢!”

可是他沉默了一下,突然有些愤慨地冲我说:

“我不信!花儿弱不禁风,淳朴可爱,总是尽力自保而已,以为长了刺就不可一世……”

我不答话,小王子再次打乱了我的思路:

“你还认为花儿……”

“我什么也不认为!我是胡乱回答的。我忙着正经事呢!”

他惊呆了,看看我。

“正经事!”

他看看我,我手拿榔头,手指满是油污,趴在一个他认为奇丑的东西上。

“你说话就像那些大人!”

他不依不饶,又说道:

“你混淆是非……一塌糊涂!”

他真的火冒三丈。

“我到过一个星球,那里住着一个红脸先生。除了算账,什么事也没有做过。他跟你一样整天念叨着:‘我是正经人,在做正经事!’搞得他目中无人。”

小王子一时气得脸色发白了。

“几百万年了,花儿都长着刺,几百万年了,羊还是在吃花。研究为什么花儿费那么大劲长从来不干什么的刺儿,难道不是正经事?难道羊和花的战争不重要?这难道不比胖子红脸先生的账目更正经更重要?如果我认识一朵世间独一无二的花,除了我的星球别处都不存在,而小绵羊胡里胡涂就此把它吃掉,难道不重要?”

他被气得脸发红,接着说道:

“若有人爱上了开在亿万星星上的一株花,那么看着星星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。他对自己说:‘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某处……’但是羊若吃掉了花,对他来说,仿佛所有的星星一下子全都消失了!这难道也不重要吗!”

他再也说不下去了,突然抽泣起来。夜幕降临了。我放下工具,其他的全都不在乎了。在我的地球上,有一个小王子需要安慰。

小王子告诉了我关于花的故事。

“我不该听她的呀,”一天他告诉我说,“花儿应该观赏、闻香的。我的花儿使整个星球飘香,可我却不会心旷神怡。关于虎爪的故事本该激起我的同情,却反而使我厌烦……”他还告诉我说:

“我那时什么也不懂!本该凭所作所为,而不是凭花言巧语。她使我的星球吐芬芳,蓬荜生辉,我绝不该逃之夭夭的!我本该猜出她那站不住脚的花招后面的温情。花儿是多么自相矛盾!可我太小,不懂得如何去爱她……”

我想小王子大概是利用候鸟迁徙的机会溜掉的。出发的那天早上,他把星球收拾得井井有条,以为自己一去不复返了。可这天早上,所有这些家务活使他感到特别温馨。他最后一次浇花,准备把她罩起来时,发觉自己要哭出来了。

“永别了!”他对花儿说道。

可花儿没有回答。

“永别了!”他又说了一遍。

花儿咳嗽了,但并没有感冒。

“我真傻,”她终于对他说道,“请你原谅,祝你幸福。”

没有责备的口气,他感到惊讶。他举着罩子,不知所措地立在那里。他不明白这文静温柔的含义。

没错,我爱你,”花儿对他说,“你并不知道这件事。这丝毫没关系。不过,你也和我一样傻啊。祝你幸福。别管那罩子了,我用不着了。”

“可是风呢……”

“我并不那么怕感冒的……夜晚的凉风对我有益的。我是花儿呀。”

“可是野兽呢……”

“我若想认识蝴蝶,就该容忍两三条毛毛虫。否则有谁来看我呢?你就要去远方了。至于大野兽,我并不怕,我也有爪子的。”

于是,她天真地显露出那四根刺,随后又说道:

“别这么磨蹭了,快走吧!”

她是不愿意小王子看见她在哭。

End

文 | 小王子

图 | 网络

主播 | 桧姑娘 常清

责任编辑 | 邱金胤 陶玉莹